蛮荒之地

亲之反疏之

【龙虎】谈情说爱


罗小虎被人打了,原因不明,暴揍一顿。

没人知道是谁,罗小虎的嘴谁也橇不开。

他一张脸上青紫交错,眼如熊猫,看起来颇是可怜。

教导主任李慕白问:你真的不说?

罗小虎说:说屁啦,我骑玉梳摔的。

俞秀莲恰巧进来送学生操守册,问:玉梳?

罗小虎梗着脖子说:我摩托。

俞秀莲说:你倒是诗情画意。

李慕白看了册子,说:秀莲,谢谢你送过来。

俞秀莲笑笑,这没什么。

罗小虎问:老师,我能走了吗?

李慕白说:不行。

俞秀莲说:可以。

李慕白看了俞秀莲一眼,俞秀莲摇摇头,李慕白改口:去吧,下次骑车注意安全。

罗小虎耸耸肩膀,走了。

李慕白说:你猜是谁打了他?

俞秀莲说:我猜是个女孩子。

李慕白笑起来,说:我也猜这样。不知道是何方神圣?

俞秀莲说:我也不知道。

李慕白看检查人的落款,工工整整的三个字:玉娇龙。

他问:还是玉娇龙查早操和课间吗?

俞秀莲说:是呀,本来我说她升了年级,课业会忙。可是她说她平常也不动,正好当锻炼了。

李慕白点点头,说:她干的不错。

俞秀莲说:是很好。

罗小虎看见玉娇龙了,那个优等生抱着一摞书往办公室走。

他走过去,朝着她用力眨了一下眼睛,问:同学,帮你啊。

玉娇龙看着他,问:同学,你眼睛不舒服去校医室。

罗小虎跟着她,说:你还生我的气啊。

他的抢过去书抱住,和她一起去办公室。

玉娇龙说:没书我不去了。

罗小虎抬腿撑着满手的书,腾出来一只手,抽了一张名单给她,对她说:现在有了,走吧。

玉娇龙一路都不说话,罗小虎也不说话。

路上遇到很多人和玉娇龙打招呼,她都只是点头。

罗小虎说:她扁桃体发炎了。

玉娇龙看了他一眼,回去一句话也没有和他说。

罗小虎发了短信给她,她也不回。

晚上的时候罗小虎值日,磨磨蹭蹭,半天都没有做完,垃圾也没有倒。玉娇龙的书包还在教室里,她去和李慕白汇报校园工作。罗小虎拄着扫帚,趴在窗台看教室办公楼,什么也看不清,也执着的看。

罗小虎知道玉娇龙喜欢李慕白。虽然李慕白是个大叔,但是他英俊,博学,温柔,学校里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的。

但他觉得玉娇龙不该喜欢李慕白的。

他们以前一起看过一部片子,里面的大小姐和马贼纵马驰骋,快意江湖。

罗小虎说:他们俩真好。

玉娇龙说:他们俩就要分开了。

于是电影里就是马贼和大小姐说:我要做一番功业 ,名正言顺地娶你。

玉娇龙说:那他肯定娶不到了。

罗小虎:......

玉娇龙说:我觉得马贼很酷。

罗小虎点点头,说:我也觉得。

电影结尾这两个人并没有在一起,大小姐纵身一跃,马贼哭的惨兮兮的,像个小男孩。

他没有问玉娇龙为什么知道发展,她总是很聪明。她有一双格外伶俐的眼睛,每回罗小虎和她对视,都觉得里面藏了无数前尘往事。

可是玉娇龙问:你看什么?

他就只会扫兴,说:你脸颊上有一颗雀斑哎。

玉娇龙摸摸脸,看着他,却问他:那你还喜欢我吗?

罗小虎看着她,女孩子的眼睛温柔又伤心。

他说:喜欢啊。

玉娇龙笑起来,看起来也有点哀戚。

罗小虎还是看着她。

玉娇龙问:你猜我喜欢谁?

罗小虎摇摇头,不说话。他笑起来,心想我知道啦,李慕白。

玉娇龙问:你不好奇啊。

罗小虎也不说话。

玉娇龙问:你觉得她喜欢他吗?

罗小虎看了一眼时间,说:我送你回家吧。要不然你妈妈该担心了。

玉娇龙说:好啊。

她跟着罗小虎走下了楼梯。罗小虎一个人住在城郊的一栋旧房子里,槐树长到三四楼高,挨着罗小虎家窗户。外边墙壁上挂了满满的爬山虎,连太阳照进来都是绿幽幽的。她看见蜘蛛的丝晃了过去,又看着罗小虎在阳光底下无所遁形的乱毛,笑起来。

罗小虎把头盔给她,说:走吧。

玉娇龙跨上他的机车,抱着他的腰,说:走啊。

机车轰轰地碾过地上的树影,玉娇龙的脸颊贴着罗小虎的后背,她环着他的腰,很紧。

京江的爬山虎都黄了,秋意浓了。

罗小虎的后座上还载着玉娇龙。

学校时候,玉娇龙总是不太理罗小虎的。她很忙,学业,老师,同学,还有李慕白。罗小虎就撑着脸,等。

有时候会等到玉娇龙看他,有时候等不到。

但他总是看着玉娇龙。

他回去以后想了一下,或许大小姐是喜欢暴走族的,他看起来很坏,却是个会捡星星的小男孩。她见过了大侠,可其实自己也还是个小女孩。

玉娇龙说:马贼很酷。

她的眼睛明亮,像是马贼说的,我已经找到了最亮的那颗星一样。罗小虎觉得玉娇龙的眼睛是最亮的一颗星。

一颗星,分成两半,倾倒星芒。

玉娇龙回来了,罗小虎跟她招手。

她没有笑。

罗小虎想说话,嘴角一痛,又没说成。

玉娇龙看着他,有点气鼓鼓的。

她说:小虎。

罗小虎说:小龙。

她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脸,说:对不起。

罗小虎问:今天还去我家嘛?

他一句话抽了两次气,玉娇龙点点头。

他打扫完就下楼,玉娇龙锁了门,背着自己的书包,端端正正好学生样。

上面李慕白在看,她已经无所谓。

玉娇龙说:我不喜欢李慕白。

罗小虎拆锁的手一顿,他没说句话。

下午太阳金煌煌的,他穿着白衬衣,照的线条分明,瘦又有力,像是温暖的石头。

玉娇龙从后边抱住他。

罗小虎问:小龙,你怎么啦?

玉娇龙说:我来骑吧。

罗小虎说:你什么时候会的啊?

玉娇龙说:你第一次载我咯。

她把头盔接过来,戴在罗小虎头上,放下目镜,系上扣子。

罗小虎看着她,她眼里许多温柔笑意。

罗小虎觉得糟糕,我想吻她。

玉娇龙戴上头盔,回头看他。

她突然垫起来脚,和他头盔碰了一下,叮的一声。

罗小虎抱着她的腰,跟她回家。

他忘记脸上涂了药水,蹭了校服很多紫色,一脸愧疚。

玉娇龙解了扣子,穿着背心,说:你帮我洗。

罗小虎就也穿着背心,端着盆开始洗。

旧房子里总有许多浮灰,他们俩打扫了许多遍也不干净。

傍晚时候有穿堂风,玉娇龙打开了门,整个人站在澄澄金粉里。她拖了电风扇过来,同他一起吹。罗小虎在镜子里看见她的头发软软的飞起来一缕,捂了脸,蹭了一脸洗衣粉泡沫。

玉娇龙问:玉梳的油是满的吗?

罗小虎说:不满。

玉娇龙问:还有多少。

罗小虎说:还够送你回家两次。

玉娇龙说:哦。

她说:你现在还不问我喜欢谁呀?

罗小虎说:我知道啦,那个去捡星星的小男孩嘛。

玉娇龙笑起来,瘦伶伶的锁骨耸起来,簇成蝴蝶。

玉娇龙说:你不要再说我喜欢李慕白啦。

罗小虎问:我问你还会揍我吗?

玉娇龙说:以前会。

罗小虎问:现在呢?

玉娇龙说:明知故问。

晚上他们俩还是看电影。

民国武林,家国天下。

罗小虎感慨蛮多,他说:要是早一点遇见就好了。

玉娇龙不说话。

罗小虎说:还好我们俩遇见比较早。

玉娇龙看着他。

罗小虎有点不好意思,靠了一下玉娇龙肩膀,说:对吧。

玉娇龙点点头,却很正经,说:是啊,还好我们俩遇见比较早。

罗小虎问他:你今天白天怎么不和我说话?

玉娇龙说:我扁桃体发炎。

罗小虎站在墙上,扶着那棵槐树,树影晃荡着筛碎了风声。

玉娇龙骑着他的摩托车,仰着脸看他,对他说:下来啊,小虎,我带你回家。

罗小虎看着她,像是百年前一样大喊:小龙!

他拨开那些云雾枝叶,那些春秋过往,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。

他走向他的姑娘。

那是他的星星,他的命中注定。

评论(6)

热度(107)